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人物 > 文博专家 >> 信息详情

傅二石山水画

作者:网站管理员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7/12/28 10:00:46 点击:403 属于:文博专家

 主持人:中国网络电视台的网友朋友大家好,我是今天的主持人常婷,今天来到我们演播室的这位是著名画家傅抱石的儿子傅二石先生,傅先生您好,跟网友打声招呼。

傅二石山水画重在精神

  傅二石:网友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很多网友都熟悉傅抱石先生,傅二石先生也是著名的山水画家,您能不能给我们聊一聊您对于继承和创新的您自己的想法?

  傅二石:可以,可以。我是出生在一个画家的家庭,所以很小接触的环境氛围中充满了中国画,充满了艺术,所以对我来讲,别的孩子们可能接触不到的事情,我从小每天要看到,看到我父亲研墨、画画,而且怎么画,画什么样的画。到我稍微懂事以后,我父亲就要培养我的艺术兴趣,他给我一些初级的学习参考书,比如说我父亲到日本留学带回来的适合于初学做参考用的,我记得有一本叫《梅岭画剑》,教给你怎么用毛笔,所以我很小就用毛笔作画。我父亲画的是他风格的画,我们小时候不能理解,但是我们很快就会被他的绘画吸引住,我们也开始逐渐理解父亲的绘画特点是什么,中国画是怎么回事。总之,我们家里面,我是排行老二,我还有一个兄长叫傅小石,他今年都快80了,我75,还有几个妹妹,我们大家都是爱好画,跟家庭的影响直接有关。我父亲也是以这样一种态度来对待我们,他是很开明的。据说有的画家,有的家庭父亲干什么,他叫儿子一定要跟他学,我父亲不是那样的,他一点不那样子霸道,他尊重我们每个孩子们自己的选择,但是我们六兄妹,我以下还有四个妹妹,自我选择的结果好像都是画画。

  主持人:其实还是受您父亲的影响。

  傅二石:对,这是一定的。就好像有的木匠的儿子学木匠,医生的儿子做医生那样,是一样的情况。像我就是因为很小,我们生活的地方在乡村,因为那时候是抗战,抗战的时候我们在重庆,算是重庆市的范围,可是我3岁的时候跟着家里逃难到了四川,就在重庆附近一个乡村里面租了一个房子,很简陋的一个房子,我们就在那生活了8年,抗战结束了,我们才离开那。在这个期间,我的童年就是在那度过的,所以我的回忆,环境就是农村的环境,但是那个环境对我父亲来讲起了很大的作用,因为那旁边有高山,有田野,有河流,它经常在那活动,这些都反映在他的作品当中,他的绘画著名的一些作品都跟家乡的环境直接有关。

  主持人:最重要的是四川有雨,因为我知道傅抱石先生擅长画雨。

  傅二石:你好像知道得挺多,我父亲是最有名的画雨的画家,他有三项纪录,这是我讲的,我的总结,一个是他喜欢画雨景,画带雨的风景。第二就是他画的雨的作品在所有画家当中,我没有统计,我估计,没有任何一个别的画家像我父亲那样画那么多,你要我介绍,我就可以讲出很多很多,可以讲出几十幅画的名字来,都是带雨字的,比如《萧萧默雨》、《暴雨归舟》、《风雨归木》,都是他的雨景,很有名的作品。第二,他画雨很擅长,他的技巧绝对没有办法和别人比较,我认为他是最擅长画雨的,技法上也有很多自己的创造,这些都影响了我。包括他爱画雨景也影响了我,我自己的画中有不少也是画雨的。

  主持人:我知道您除了爱画雨之外,您还擅长画云,为什么喜欢画云,因为在我们看来,云好像是一个特别抽象的物体,怎么把它在画中表现出来?

  傅二石:对一个画家来讲,他不会问我这个问题,因为国画中,山水画中几乎每张都有云,因为纸张不涂颜色的时候,不需要表现任何的颜色、形状,你不画的时候,是没有云彩的感觉的,要把它变成云,要画别的景物,这些景物要和云有关系,这个关系是千变万化的。我在逐渐的爱好画山水画之后,我就注意到,就观察自然,大自然,走到哪,我到山里面,云彩是看不见的,但是和其他景物一结合,你就会体会到云彩的奥妙,有很浓厚的云,也有很残破的云,都有,各种各样的云,它会形成各种各样的敬献,画面上要具体表现出来就要有一套办法,首先胸中要有画,要有山,云也是很重要的,云的特点,变化的规律,这些东西我画了几十年了,我觉得还不够,每次比方到黄山,我们离黄山近,我家在南京,我去了很多次黄山,每到黄山,我都要接受教育,接受云的教育。大家都说到黄山看云海,黄山的云海很壮观,我的体会更深。

傅二石山水画重在精神

  主持人:你每次看都能看出不同的云来。

  傅二石:没错。每次只要是天气骤变的时候,或者万里无云,什么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但是我们往往不是画这样的山水,总是要带云,山里总是有云,当云出现的时候,它就影响到其他东西,所有环境都受云的影响。比如平常看得见的,忽然看不见了,这个山本来是什么都看不见,但忽然间露出一个山峰,这个都是山里面常见的事情。我们就特别关心这种变化。我常常一个人在山里面下雨了,别人都躲雨的时候,我们不敢躲雨,我们要看,看晴天变雨天的时候,云彩的变化是特别精彩、特别丰富。从云彩里面得到无数的灵感,自然的灵感。有些我自己比较满意的画都是以云为主题的,云是老画不厌,永远画不厌。

  主持人:千变万化。

  傅二石:对。

  主持人:傅老师,我知道有一段时间,外界对您的评价是您的画跟您父亲的画很像,但您什么时候意识到有问题了,要有创新了?

  傅二石:别人不一定遇到这个问题,但在我来讲,几十年当中,学画的过程,遇到的一个摆脱不了的问题。而且别人老向我提这个问题,你父亲很有名,画得很好,你也学画,你也拿出毛笔来,想画山山水水,你跟你父亲保持什么关系呢?最简单的是他怎么画,我就跟着他学,他教过我,我就跟着他学,他怎么画我也怎么画,这样也可以过一辈子,也可以当画家,名画家,都可以当的,画出来也有人要,因为很多人喜欢我父亲的画,看到我的画像我父亲的,他就很喜欢,就要了。但是从我来讲,我父亲教育我们,防止我们走这条简单的模仿、效仿你最佩服的人,包括你父亲。你一路跟他学,学到最后,你跟他一样,最多中国增加一个傅抱石,好像也不可能,也没有必要。我应该是有自己的个性的,有自己的艺术价值的这样一个画家,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画了好多。因为受父亲影响很强烈,他不要求我们模仿他,我父亲不要求我们每笔都照着他那样的来,他要求我们从古代的绘画当中吸取最优秀的东西,我们古代山水画一千多年,从五代开始,唐宋元明清,这么多朝代以来,出了很多大艺术家,留下了很多精彩的作品,王维等,这些画家都留下了精彩的作品,这些作品非常令人钦佩,令全世界钦佩,现在全世界都很看重我们中国古代山水画的遗产,那是非常著名的,博物馆要有那么一个东西就是它的宝贝,一定是它的宝贝。我父亲就要求我们学习这些古代大师的技巧,要把他们的技巧真正掌握到,变成你自己的技巧。当然你不可能完全重复古人的办法,但是从他那能学到一些你以后能用得上的技巧,那就是你最大的收获。我父亲从小鼓励我学一学,临摹古画,我画了很多,每临摹一张,他都要仔细要求,哪个地方摹得好,哪个地方摹得不好。他要求是当你学习一个古人,佩服一个古人,你就要把他的东西变成自己的,如果是你临摹了多少遍,还是掌握不了他的精华的技巧,那你就算没有什么收获。所以我们小时候下工夫都下在这上面,他从来没有叫我临摹他自己的画。但我们受他的影响还是很大的。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就要走自己的路,在他的这种方针下,我们也是一种压力,他要求我们学好古人,又要求我们在绘画当中要把古人的办法和我们现实当中结合起来,最后你是怎么画,形成什么样的风格,那是以后的事情,不是很早就能解决的,不能提前解决,不能,必须要水到渠成,这个时候你的修养、你的技法、你的姿势、你的见解、你的眼界都达到这个程度的时候,你可能形成一个自己的面貌。这就是我的奋斗目标,我就花了好多好多时间,因为每当开画展,人家来看,这个厉害,傅抱石的儿子,画的很有傅抱石的味道,很像傅抱石。一开始这样的表扬我很高兴,后来就不高兴了,因为我到国外转了转,发现外国人最重视的就是个人的个性,他要求你有个性,你如果没有个性,他就不承认你是艺术家。你模仿某人,不管是什么人,就算是你父亲,你模仿他,最大的本事就是模仿。

  主持人:艺术家和工匠的区别就在这里。

  傅二石:艺术是很神妙、很奥妙的,它的存在和创造直接要相联系,个性要直接相联系。我父亲怎么出名的,怎么成为一个影响那么大的画家呢?他就是信奉四个大字,齐命唯新,古代汉书里有这四个字,古人不是讲画画,是要以创新为生活目标,打破旧的东西,创造新的东西,这是一个信条,这个字经常在他的画上能看到,是他艺术的信条,这个信条是他成功最基本的一个基础,没有这个,他学古人,学古人的很多,可以画得很好、很熟练,你也可以成为名画家,但是要想再提高一步,成为一个有独立风格的,个人有创造的这样的画家就不可能。所以说,我父亲的这些信条对我们影响也很大。但我父亲还有一个章叫往往醉后,那是他喝酒的习惯,他是有这么一个习惯。但是画面上的字,这个章叫往往醉后,不是经常,全部百分之百,经常喝了酒以后,画出这幅画来的,才画出这个效果来的,这个不算是他的信条,算是我父亲的一大特点,到了我这里,就不去学这个了,有副作用,因为我父亲过世太早,还不到61就过世了,这个情况在现在来讲,61称老画家都有点勉强,但我父亲活到那个时候就结束生命了。所以说这也是他好喝酒的副作用。

  主持人:所以您画画的时候不往往醉后。

  傅二石:也有很多人研究傅抱石喝酒对他的画有什么作用?从故宫开始,70年代我母亲到那捐了几十幅画给故宫,他们发现有的画盖的有往往醉后,专家就到南京请教我们,我妈告诉他们,一般地说,他比较得意了,画得比较顺手了,画出来效果他觉得满意的,可能盖这个章的机会就多了,就盖这个章。如果说是应酬的,也有那种画,就不一定盖了,不会盖了,说明他的一种心态,我父亲的心态,把酒加进去,画家要有心态。说傅抱石一种庄子倡导的逍遥心态,的确这个也是讲得有道理的,我父亲画画,他不拘方法,还有绘画观念,都是打破老一套,从古代以来的束缚,包括毛笔,他有很大胆的创造,说明他的心态是非常自由的,这一点是可以学的,我也学到一点,不是用酒来画。画画要尊重古人,尊重传统,但是再尊重,也不能代替你的创造,不能代替你个性的发挥,这是非常重要的,你要想当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不要说出色的大师,当一个真正的够格的艺术家,一个画家,就必须具有创造主动性,下笔的时候就要有这个心智,不能每次都重复,重复古人,重复自己都是不对的,重复我父亲也是不对的。所以我就养成了一个习惯,在绘画方法上、面貌上和父亲拉开一段距离,以前有人说我画的和父亲很像,这样表扬我,夸奖我,但是这样的话我听了不高兴,想办法不要当这样的画家,要做我自己。傅二石他有自己的办法,他有自己的想法,他有自己的风格,这个我说实话,我是花了太多的时间过渡,我现在的作品他们一般不再会说和傅抱石雷同,不会说他临摹傅抱石,现在不会,因为我已经过了那个阶段了,曾经有那个阶段。

傅二石山水画重在精神

  主持人:我们也知道山水画中要有笔、有墨、有景,但也要有我,这个我是不是指的自我?

  傅二石:我是指个性,要和别人不同,这是你的画,别人通过你的笔墨就能认出来,看出你的个性来,写文章是文如其人,看到文章就知道你这个人是什么性格,什么修养,画其实也是这样,画如其人,这个话我看也能讲。只要看我父亲豪放的、奔放的,下笔如抖牛,风驰电掣,快速的,用力很大的笔法,你就会想到这个画家一定是一个豪放的画家,心中是豪放的,画的境界也大,用笔也泼辣。这个是画如其人,刚才我讲,从我父亲来说可以算一个例子。我就在这个上面不是强求的,我自己走的路是按我的条件走的,你说要我来表现一个酒仙的豪放,我表现不出来,因为我不是那样的人,我跟我父亲是两个人,有很多共同之处,父亲和儿子有很多相似之处,艺术上也有很多相似之处,因为我有好多我是学他,我是崇拜他,但是个人走的路是不同的,生活经历也是大不相同的,我经历到的东西,他以前没有经历过。所以我画的东西,包括画雨,你看完我的作品,我画的很多雨景,和傅抱石的,和我父亲的摆在一起的时候,区别还是很大的,这不是有意识的,故意拉开距离,这是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一套习惯。

  主持人:傅老师,咱们说要有自己的个性,这一点说起来很容易,但是做起来很难,您能不能给我们讲一讲,包括现在在学习山水画的年轻人,他们可能经常要去临摹一些著名画家的作品,常常就会形成跟您的情况一样,跟这个人画的一样,您当时是怎么摆脱父亲的影响,画出自己的风格来的,给他们一些建议?

  傅二石:说起来,每一个大师,包括我父亲在内,都有很多叫粉丝,现在最时髦的称呼叫粉丝,这些粉丝们他崇拜某人,像电视经常有学刘德华,学得好像好像,这种学法没有意义,电视做这种节目可能有它的意义,在绘画上我觉得没有什么意义。就拿我父亲来讲,他的画很有风格,又很值钱,在拍卖场上价位特高,所以就有不是一个两个社会上的,海内外都有一批人,专门模仿他的风格,我不赞成这种,所以我就不这样做。所以他们说,你画的好像你父亲,他们有人夸奖我的时候,我说比我像得多得很,我给你举一些例子,他们亦步亦趋地去临摹。有时候拿一张画来讲,他模仿20遍,结果会像,但我认为那不是艺术创作,那个跟艺术创作就没有关系,可以说是两码事。那一时候模仿秀,模仿得再像,你的本事只是模仿,跟艺术创作的本质,好像不发生关系,艺术创作是画家要表达自己的,用毛笔,用形象,来描绘、吐露自己的心声、自己的感觉,自己某种强烈的感受,在自然当中,或者社会当中得来这种感受,就用毛笔来表现。像《八大山人》,画那个鸟,画一个眼球,歪歪斜斜的,那都是他思想心情的表达,心态的表露,不是随便画的。所以画家应该从这个角度去考虑他的作品,光说像某人是没有用的。

  主持人:因为一千个人去看黄山的云,有一千个不同的感受,所以出来的画应该是不一样的。

  傅二石:完全对。黄山出了一本这么厚的画册,历代画家画黄山,那是从古到今,到刘海硕都有,就是一座山,那座山虽然说历史算下来有几百年,几百年这个山没有多大变化,我觉得这个山就是多了几个房子,多了几个宾馆,山还是那个原样,可是那些所有的历代画家,从明朝、清朝,石涛到刘海硕,画的不一样,差别很大,这是什么原因?在山里面,人跟人之间的感受,画家跟画家之间的感受是有很大差异的,这里面不光有自然的特征,有自然的状态,还有他的个人心态。

  主持人:跟他的阅历、性格都有关系。

  傅二石:对,和他的心情都有关系。加在一起,就不可能重复,你看同一座山,画出来可以说很不相同。所以我也常画黄山,我喜欢黄山,但我摆开那本书,翻翻,怎么古人画的跟我画的都不一样,我自己不感到奇怪,我觉得是正常现象。我以后,一百年以后,还会有画家去画黄山,他也会画得跟我们都不一样。画家的作品不仅仅是跟照相样的表达自然形态、自然状态,这里面有更多的心理上的东西,所以作品为什么一到画,有的画可以卖得很贵,花几千万,上亿去买一张画,就因为这张画画的东西不一定很像,也许你到那去看,不太像那个山,这都不影响这个画的艺术价值。一到艺术两个字,它就把人和自然,就山水画来讲,合二为一,人不仅仅要想到一座山多么高,多么大,他要想到你为什么要画它,你画它要表达什么感情,要把这个都加进去。所以艺术是比较复杂的东西,有的人把它简单化了,我画的像某个大师,应该很好了,应该大家承认我了,这就错了。年轻人应该广泛的把自己的修养条件创造好,然后再谈风格、谈个性,个性两个字早谈是没用的,你是什么个性,你自己讲的是不算数的,你是怎么表现的,你的为人怎么样,别人会观察,会看出来。包括你的画,你的画是一种开放性的,你就不要去画工笔的,很多女孩喜欢工笔。我觉得个性它很自然地会流露在你的画面上,这一点不用担心,不用愁你没有风格,不用愁,真有才的人总会表现出自己的个性、修养,什么都在画面上,是这样。

  主持人:因此先要把基础打扎实。

  傅二石:对。

  主持人:我们也知道现在市面上一些人不是单纯地因为喜欢傅抱石先生的画去模仿,而是把自己模仿的傅抱石先生的画当做傅抱石先生的真画去卖,也就是卖假画。

  傅二石:这是一个现实。

  主持人: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傅二石:你说的非常符合事实。很多画家,只要是有点市场的画家,总有人喜欢模仿,尤其是画价很高的,模仿的人一定是层出不穷。你刚才谈到,卖像我父亲的假画,说不清了,因为我遇到的这种情况太多了,弄很多很多假画,卖给一个有钱人,这个有钱人觉得因为名气大,傅抱石,贵也买,一买就买好多,结果上当了,等他发现是假的时候,他就要追究,手下人给买了,就会责怪他的手下,手下人再想办法为自己辩护,说不怕,不怕,拿到大博物馆里去,到上海的大博物馆展场展一下,这个地方展过了,不会有人讲是假的了。就有这么一回,十年前在上海,我就去看了一次,公然写着大标语:傅抱石早期作品展。展出了一大屋子的画,很大很大,有9米长,有4米高,我数了一下,70多幅,没有看到一张真的,全是假的。

  主持人:70多幅全是假的。

  傅二石:我看了以后就在那发火,这70多幅画从10年前我在写文章抗议,完了以后,再没有见过这70多张画,我再一次也没有见过。但是有一次例外,有一个拍卖公司,比利时的,拿了一张傅抱石的,一看,那是那70多张里面的,是张假的。假画多到什么程度呢?现在不但有我刚才讲的为了搞点钱花的,不是,还有一些挺有地位的,他可以号称画家专家的人,也参与这种事,我讲的也是有根有据的,不用多讲。怎么会出现这么多呢?我到现在不太明白,上海就有这样的人,他们下了很大工夫推销傅抱石的假画,他怎么下工夫呢?我告诉你吧,那张画明明是假的,懂的,有点鉴定能力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他竟然在旁边题,因为他过去认识我父亲,是我父亲的学生,说是抱石先生的神品,写一大堆,别人一看,这种人都题字了,买吧,一百万,两百万去买,最后发现上当了。这种事层出不穷。我住南京,靠近上海,上当的人屡屡找到我,我也只好叹口气,我说你遇到一个高级骗子,那怎么办,你只好上当了。确实有这样的事。如果是普通的造假赚两个钱就满足的人,我也没法跟他计较,但是这种人我认为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我们南京就有专门造傅抱石的,有一个人,他造的很像,但是他可怜,他没有钱,靠赚点钱,我也就理解他了,有人找我看,我告诉他是假的就完了。最近有个人告诉我说,我告诉你个好消息傅先生,专门造你父亲假画的那个人死了,以后你不用烦了。可惜,这个人是死了,他不会再造了,但是还有好多好多继续活着的人还在继续造,我很烦。而且那些有名的人再出来题字,我就更烦。我有时候写报纸,写文章,发发牢骚,骂两句,不解决问题。总的是,为什么这些人这样稀罕,是因为钱吗?他们有钱,为什么还要做这种事。政府也采取了一些办法,但是也不好解决,为什么?比如一张画是真的假的,你是真的,他就说是假的,他说真的,你说假的,打官司也打不清。这个问题是非常难解决的问题。

  主持人:但是我觉得刚才您说的在上海办一个展览全是假画,我觉得太明目张胆了,傅老师您现在有没有能力一眼就鉴定出来是假画?

  傅二石:一百张里有八十张能鉴定出来,有的要靠放大镜,主要是看题字,中国题字写的是毛笔字,写汉字,这是一个鉴定的最佳的根据。为什么这么说?外国人,那些阔佬,到银行取钱的时候就是签个名,人家核对,是你的签名,一百万美元给你拿走就是了,他不在乎的。但是你知道英文和汉语的区别有多大,英文就是歪歪扭扭的线,汉字多复杂,汉字有简体,有古体,还有各种写字的习惯,英文没汉字罗嗦。所以我们说汉字是非常复杂的,它作为题字的根据,作为一张画鉴定它真假的根据是非常牢靠的,我也不能说百分之百,但是大部分的画,看看那个字,不看画,就看字,是假的,拿走吧,这种情况是有的。

  主持人:你有没有看走眼的时候?

  傅二石:我开始的时候有走眼,但是我现在很自信了,因为大家都信得过我,海内外的人都信得过我,他们的人找我,几百万,我们不能给他讲错,讲错了的话,他的损失就很大,而且我的损失更大,再不会有人找我了,傅二石说的不准。他们都来找我,我本来不是傅抱石,是父子关系,但是不等于我就会鉴定他的画,但是大家都信任我,我的责任感就更强,因为你讲错一句话,就影响几十万、几百万,我主要是因为对别人负责,就不能讲错,就仔细研究傅抱石的画是哪些,造假的人会在哪些地方出错。第一个最容易出现的漏洞就是抓他的辫子,书法,题字,傅抱石三个字要符合傅抱石题字的习惯,写得太差了不行,写得太像了也不行,什么呢?后来三个字一百张画可以排除掉八十张一上。

  主持人:你现在是鉴定专家,希望有一天所有的人都……

  傅二石:封我为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我唯一的本事就是能看出傅抱石画的真假,并不管其他的画家,一概不管,画家千千万万,我就看一个人,就是我父亲。

  主持人:以后有一天没有一个人来找您鉴别傅抱石画的真假。有一个网友提了以后非常专业的问题,说古代南齐谢赫的《古画品录》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经营位置、传移摸写六法,您能不能讲解一下,您具体绘画的时候怎么来运用这六法?

  傅二石:一千多年前南齐谢赫提出六法,这六法到现在还管用,不是文化部皇帝颁布的指令,什么都不是,但是所有绘画人都遵守这六法,所以叫谢赫的老先生很了不起,没有一个人说六法过时了,那个时候中国山水画才开始,刚开始有山水画,他就提出六法,我们都很尊重这六法,我们尊重他,因为他讲得很全,包括这里面怎么画,传移摸写,这指的是笔法,随类赋彩是画颜色。对我们来讲,我们觉得最难的,这六法当中最难的不是随类赋彩、经营位置,不是这些,而是气韵生动,骨法用笔要练,不练不行,是要下大工夫的事情,但是最难的不是它,是六法之首,气韵生动,这条没有任何人会有相反的意见,什么骨法用笔、位置、形象都挑不出毛病来,就是看了以后不感动人,不能打动观众,这种的画能算好画吗?不能算,不能算精彩的画,不能算真正画得好的画。所以要有气韵生动这个词,就概括了这一条,挺重要的一条,你得让人看了你的画,要能打动观众,他的眼睛落在你的画上要有感触,这个时候才能叫做达到了气六法之首,气韵生动。

  主持人:这个画的灵性要出来。

  傅二石:不错,这个非常重要。怎么会气韵生动,为什么你的画生动,别人愿意看,我的画拿出来,别人看都不愿意看,挂在墙上都不愿意看。进去以后,刚走到你的画跟前,他就到别的地方去了,这个不能强制。哪怕看三秒钟,你这个画都是有看头的,哪怕是三秒钟,就是说你的画还有戏,你的画还有点看头。就是你在气韵生动上,一定程度上做到了气韵生动这四个字。再讲,画家要真正使你的画达到气韵生动,每张画都能够打动观众,那你可要全面地提高、创造你的条件,不光是笔法,骨法用笔是很好的,比如说我练了很久了,古画临得很多了,你画的是不是一定有生动的气韵呢?不一定。可能出现呆板、简单、概念化,种种缺点假如都有的话,你就不会有什么生动的气韵,这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所以要把它都结合好非常难。

  傅二石:是的,是的。现在还有,除了笔法功夫,你练得再好,你这个人画这个画的时候,你的思想状态,你的心理状态,很有关系,你要想画一张很好的山水画,《江山如此多娇》,比如说,那你真是要有对祖国大地的一片热爱之情,要有热爱中国的锦绣山河,充满激情的那种感觉,才能画得好。我父亲画的这张叫做《江山如此多娇》的大画,事后写的文章就提到,他是怀着一种对中国祖国神圣大地,锦绣山河的深深的热爱画这张画的,他有这种感觉,这个画画得好不好,全国人都觉得是有那么一个气氛,一种中国大地多么壮丽、美好,但是这个画家光是功夫好达不到这一条,还要有心理状态,有一种感觉,有一种感情,他画这个画确实是充满对祖国大地高度的热爱,强烈的热爱。所以我们这是举一个例子,我们把它当成一个例子,说明这个画要想达到气韵生动,六法之首,就得创造条件,使你画的时候不但讲究笔法,还要讲究感情。这个人根本不爱中国,他是个叛国贼,黄金未那样的,你叫他画《江山如此多娇》,他也画不好。

  主持人:因为感情和笔法相结合非常重要。

  傅二石:对。所以我领会气韵生动,所有的画家画所有的画,画每张画都不可能没有目标,他一定有目标,否则这个画就是不想叫人看了,不想叫人喜欢,叫人喜欢不是光有其他几法就行了,要有气韵生动,来了十个人,九个人不看,说明这个画不值得一看。

  主持人:也就是说我们画画要把它画活了。

  傅二石:为了画得气韵生动,我努力了几十年,我不是说我达到多么高的水平,我的目标就是以气韵生动为目标,除了练笔法,练其他本事以外,我要想我的画达到气韵生动,我得考虑,你画这张画的时候,带着什么样的心情去画,这个很重要,不能光为了钱画,为了什么画,达不到六法,六法把气韵生动放在首位,这是大有道理的。我相信今后还是会继续走六法的路,所有的画家,不管他多么高明,只不过有的画家我就说不上了,比方说他学西画,或者画什么,我就不敢说了,抽象不抽象,由画家自己来解释,中国画总是要讲究画面上看见什么东西像什么东西,这不算,要有一种气氛、气息,一种意境,这个表达出来了,才能打动观众。

  主持人:您会不会我们传统的中国画,我们觉得那是中国传统文化,您会不会在画中国传统画的时候添加西洋手法?

  傅二石:现在我们画家是非常自由的,怎么画也没人管你,有的时候画得很坏也还有观众,对我来讲算年纪很大了,画画观念上比较保守,还是比较保守,还有比我大得多的,80、90的,比起他们来,我还是比较解放一些的,有些色彩、造型。像我父亲,他不讲究抽象,但是他的画有一些抽象,有一些抽象的手法、笔法,成了画面的特点,这是有的。我父亲的创作态度就是,当我这张画,我认为这个画已经有效果了,哪怕别人认为没完,我就打住,他有一些很精彩的画就是这样的。这条我也想学,但没有学好,所以我的画基本是具像的,基本是画树,一定看得出来是树,不会认不出来那是树。个人有个人的特点。

  主持人:傅老师,现在因为您也画了这么多画了,有没有自己想挑战,而没有尝试的画?

  傅二石:我画的画最多的题目之一就是《江山多娇图》,江山多娇是中国人形容祖国大地,美好山河,我每一张和另一张都不一样,江山多娇这四个字是一样的,作为一个话题,以这个话题来画画。中国大地960万平方,怎么把它画下来啊?又是南,又是北,又是东,又是西,又是高山,又是大海,不可能画全,一张画面,再大的纸,墙再大,只能画一个小的,局部的,对国家来说只是一个景。我每次画的题目都启发我的想象,上次画的是什么山,怎么画的,我再画这个题目的时候,我一定要画的比那个概括性再强一些,更能打动人,不一定是画一座山,因为我父亲画人民大会堂那张画,他画了一些山,有的可以叫出名字来,比如远处的雪山叫喜马拉雅山,然后一条河,画了一条河叫黄河,这个画已经是很大了,哪有那么大的纸。我在家画的,我画的《江山多娇图》,最大是这么大,16尺,或者再大是32。我总想,每一次总用这个题目,我认为这个题目是永远画不完、画不够的,因为我总是把祖国的山河,我去的地方不少,东南西北都跑过,而且外国我也去过一些,比较之下,我觉得中国是最美的,中国的江山是最值得画的。我说外国人到我们这里来生活吧,我说你们的山水不如我们中国好。台湾就不提了,我说你们要想画山水,先到小岛上转转去,阿里山没有什么画头。我在这里生活,我作为中国画家,画山水的职业画家,我觉得是最好的条件,我是最幸福的。加上有傅抱石做爸爸,技巧从那受影响,我老想把这个题目继续深入画下去,我画了好多张,我刚才讲了,是《江山多娇图》,比我父亲的画,那是毛主席的词,毛主席写的,“江山如此多娇”,那是他诗词里面的几个字,我们平常就说江山多娇,表示我们对大自然的赞美。这个内容再加一百个画家也画不完。我总是想,每一次画的比前面一次,每次要多娇,把娇字体现得更强烈一点,到现在还没画够。

  主持人:每一次对自己有不同的新的要求。

  傅二石:是。

  主持人:好的,今天也非常感谢傅老师来到我们的演播室,为我们传播了我们的传统文化中国画,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关于傅抱石先生的精彩故事,也希望傅老师您有时间经常来我们这跟我们的网友交流,也把您的一些作画的心得跟我们的网友做一个交流。非常感谢您,同时也感谢所有网友朋友们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谢谢您。

上一信息:张旭光谈当代书法

下一信息:霍春阳访谈

小文
微信
微博
手机应用

手机应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闭
回到顶部
在线联系 ×

中国名人书画网
中国名人书画网